关灯
护眼
字体:

1.本丸的第一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中庭二楼的窗户开了一半,从这里看出去,刚好可以看见远处那棵巨大的万叶樱,本丸的季节被调成了秋季,那棵树却还是郁郁葱葱,活像是反应慢了半拍。

    他靠在窗台边,眼神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走,远处重峦叠嶂黛色轻缓,一重一重的云从天际堆叠过来,庭院里的朱红廊桥横跨池塘,边上那间小小的茶室半开着拉门,到处都充满着平静恬淡的味道。

    但是再美丽的场景,看久了也就厌倦了。

    而且仔细说来,这座巨大的庭院并没有粗粗看去那么精致美妙。

    朱红的廊桥上落满了枯黄叶片,池塘里是一泓死水,并没有游鱼和莲花,茶室的拉门像是很久没有更换蒙纸,边角都有了破损,中庭白沙石地面上需要人精心照料的蔓草小竹肆意横生,把一个典雅秀丽的和风庭院搞得像个闹鬼的豪宅。

    这座本丸就像是被遗忘在这个时空的孤岛,失去了耐心护养它的付丧神们,只剩下旧日繁华幻梦的一道孤魂。

    ——还有这个梦境的缔造人。

    作为失去了所有付丧神的审神者,他应该同时也失去了审神者的身份,毕竟,没有臣下的主君,和没有部属的大将一样,都是没有在战场上存活的必要的,虽然,他也不算真正拥有过他们……

    等到他的灵力枯竭,这个本丸就会像很多它的同类一样,被时间的力量碾碎在时空通道里。

    而他也可以获得渴盼已久的永恒安宁。

    只是……他要等上多久呢?

    源重光长长的叹了口气。

    一道浅金色的光芒忽然亮起来,不过须臾又暗淡下去,中庭的砂石地面发出了被踩踏的窸窣声响,像是什么活泼的小动物踩在上面轻快地跳跃。

    寝殿的门被礼貌地敲响,一个轻细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源氏公子君?狐之助前来觐见。”

    源重光放下支在窗台上的手,将身上繁杂的衣服理了理,端坐好:“请进来吧。”

    拉门发出轻轻响动,一只通身雪白而有红色花纹的狐狸从门缝里挤进来,轻巧地小跑到源重光面前,端端正正坐下,然后低头行礼:“源氏公子君,奉时之政府的命令,狐之助前来向您道谢。在您的帮助下,政府刀帐上的刀剑们都已经生出灵智,政府已经将他们送往他们原本的时空,在三个月后,新的本丸将会开始招募审神者,所有测试本丸同时封闭,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政府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源重光把蝙蝠扇抵在唇边,思考片刻:“你的意思是,这个本丸也会被封闭?”

    狐之助点头:“是的,,在新本丸运行后,甲字编号的本丸会全部封闭,以后的本丸只有从乙到亥的二十一个编号了。”

    源重光用扇子轻轻敲着手心:“我并没有别的要求,这个地方我已经居住惯了,不想迁移。”

    狐之助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恭敬道:“好的,那么,我会向政府提出保留这个本丸的编制和坐标。另外……”

    它显得有些犹豫,似乎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启齿。

    源重光看了它一眼:“你不用为难,他们有什么命令直接说吧,我的作用本来也就是这么一点了。”

    狐之助低下头,声音有些发抖:“请、请您不要这样说……您的贡献是难以估量的!”

    源重光抿着嘴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嗤笑:“可是我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错误,贡献再多又怎么样?相反的,我还应当感谢时之政府放过了我,还交给我这么重要的任务,让我得以为我的存在赎罪……”

    他把最后一个词含在嘴里咀嚼了一番,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低笑。

    狐之助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好久才鼓起勇气扯开话题:“是、是这样的,源氏公子君,根据时间进程,所有刀剑都已经走完了他们的时间历程,但是根据时空检测仪的反馈,不知为何三条宗近一直无法锻造出三日月宗近,好像是政府人员出了差错,将那把刀投放到了另一个时空,在既定的时间里不能得到三日月宗近的话,会对历史产生影响……”

    狐之助小心地观察一下源重光,发现那位尊贵的殿下好像在走神,眼睛不知看着什么,于是继续道:“如果本体无法在正确时间出现的话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但是时之政府的时间转换器最远只能定位到奈良末期——”

    源重光握着扇子的手一紧,就听见狐之助道:“政府请源氏公子君往平安初期走一趟,在废弃时空取来三日月宗近的本体,使历史正确行进。”

    源重光目光沉沉地看着它,极具压迫感的视线让小小的狐狸忍不住开始发颤。

    良久的沉默后,那个少年面貌的人终于问道:“就算取来三日月宗近,那也不是那个三条宗近自己锻造出来的,不会有问题吗?”

    狐之助赶紧解释:“并不是这样的,三日月宗近是三条宗近的作品,不管哪个时空都是,只要它出现了,历史就会补足里面的漏洞,您不需要担心。”

    源重光随意点点头,看样子根本没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直接丢出下一个问题:“那么,你说的那个废弃时空,是我理解的那个吗?”

    狐之助的尾巴嗖一下僵直,硬着头皮道:“是、是的……毕竟……刀帐中有很大一部分刀剑都是从那里找出来的……”

    “那为何要让我去?在这个问题上,你们最不放心的,不就是我吗?”

    暗藏杀机的问题含着冷锋擦过狐之助的耳朵,它抖抖索索回答:“我……很抱歉,我不知道……那、那您还去吗……”

    听声音,它都快哭出来了。

    源重光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它的不安,或者说,是完全没有将它的不安看在眼里。

    “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平安京的夜空一如记忆中的深邃剔透,漫天的星子像是要坠落下来,似河流般淌过每个人的睡梦。

    这是平安初期,雍容华贵的平安京建成还不到二十年,那个神鬼并存,绮丽壮美如浮世绘的时代还没有摘下她旖旎的面纱,大内里按规定已经陷入了沉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