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因果循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沉成功在周易房内蹭住一宿。

    虽然周易的房间很大, 床看起来也又软又弹,可秦沉克制了一下自己,没有上床。

    他缩在周易床边打了一宿地铺。

    但只是打地铺福利也很足了!

    早上,秦沉可以迷迷糊糊地瞧见周易起床穿衣。

    虽然周易睡觉时还穿着一层白绸里衣与长裤, 可这毕竟是大热天顶着太阳还要裹三层衣的周易。

    四舍五入!等同于他和裸奔的周易一起困过觉了!

    而且大约是周易就睡在他右上方的缘故, 青草与药香在鼻内萦绕不散,这样入眠秦沉能睡得特别安心。

    连着蹭了两晚,可到了第三天早上时,秦沉刚推开门, 就瞧见周易单手拎着电视, 从二楼客房出来。

    等把电视丢在门外后才转头和秦沉解释:“家中有阵法, 他们若想找你,电视的确是唯一的途径。”

    秦沉沉痛地点点头, 继续困觉的梦想终是破碎了。

    早饭照常是按照周易喜欢的口味做的, 玉米粒火腿蛋炒饭, 鲅鱼丸子汤。汤饭搭配,一油一淡, 富含营养还不腻嘴。

    鲅鱼还是秦沉特地挑的精瘦肉,手工打成了丸子,不失鲜美又Q弹可口, 一口咬下唇齿留香。

    仿佛小鱼又活了似得, 在嘴里弹跳。

    “颜空刚才打电话来说, 想让我们一起去颜宅吃饭, 她的爷爷颜老说想见见我们。”饭用到一半, 秦沉突然想起这事儿,“说来有些不好意思,他们救了我的命,我提议请客,最后反倒要去他们宅里做客。”

    周易嘴中有饭,细细嚼了十下吞下后才开口:“无碍,这事你自己考虑,若去提前告知我便可。”

    左右他要在秦沉身边保护,如果秦沉出门,周易肯定要一起去的。

    而且他正好有些关于秦沉体质的疑惑没弄清,就算没有颜老的邀约,周易也想带秦沉回趟吴宅见见师父和师兄,找他们两人帮忙诊断。

    秦沉点头正欲说什么,只听周易口袋内“嗡嗡”震了两下,他拿出手机对秦沉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不可能。”周易皱眉,手中的筷子被重重拍下,“理由已说过三遍,咎由自取,你的电话我不会再接。”

    隔了张桌子,秦沉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但能让周易如此不耐烦,恐怕还是先前的那件事了。

    “还是金鑫鑫的女儿?”见周易挂了电话,秦沉咬着筷子问到,“连着三天都打电话,明明都拒绝她好几遍了。”

    “不过,师父,你是不是那天去凶宅时就发现了异常,所以才会那么生气,没有救他。”秦沉以前一直都觉得周易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可这次后他发现,周易的心热其实也分人。

    “呵。”周易的手按着筷子没动,“无药可救。”

    秦沉默不作声,那晚看了电视后他已了解实情,对这话秦沉特想点头赞同,可又怕继续说下去周易心情会更差,干脆闭嘴喝汤。

    可被这电话打岔后,多鲜美的汤也喝不下了,两人又在桌前墨迹五分钟后,各自起身。

    周易单手拿笔站在客厅正中的木桌上画符,秦沉则收拾碗筷放进水池内泡着,然后上楼去给芝麻饼拿罐头。

    找罐头喂食只用了五分钟,秦沉抱着芝麻饼往楼下走,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胖猫的身体颤一下。

    “你该减肥了。”他教育芝麻饼,都快成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了。

    可刚走到楼梯拐角,就听到一楼有女人哭泣声,他探头瞧了眼。

    是个栗色波浪卷发穿着时尚的女人,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妆容精致,连哭起来都楚楚动人。

    “周大师,我父亲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他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可他也不是真心想要瞒您的。”她扯着周易的前袍一角。

    周易没说话,眼睛平视前方,连看都懒得看她。

    “姑娘,你走吧。”秦沉看了眼周易,“师父说了不管那就绝没有商量的余地。”

    女人拽着周易的云纹袍死活不放,抬头看向秦沉:“我父亲就快死了,正在遭罪,他又不是故意隐瞒的,虽然他做了不好的事情可周大师怎么能见死不救!当真如外人传的冷漠无情!”

    这是当着自己面诋毁周易?

    秦沉皱眉:“不是故意隐瞒?我怎么记得当时道长是给了他机会的,是你父亲以为鬼已除了才隐瞒的。”

    得亏这是周易,淡泊名利,性子好。要搁别的但凡有那么点儿能力的大师身上,听见这话早将金鑫鑫她女儿踹出去了。

    还容她在这里说三道四?

    她一愣:“可是,我父亲也遭到报应了啊,脓疮涨了一身卧床不起,这难道还不够吗?你们是学道的人,难道不该以除妖救人为己任?”

    “那也得看是救谁。”秦沉说,“为了赚钱害人性命,也有要救的必要?”

    秦沉虽自小就同情心泛滥,可也知不该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可他真的是个好爸爸呀!”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他对我很好,小时候家里很穷,爸爸愿意用七十元带我去游乐园,可他的工资才只有一百啊……直到一天撞见他吃剩馒头喝凉水,这才……”

    “那被害死的那家家主就不是好爸爸了吗?”秦沉语气不咸不淡,“被你的‘好爸爸’害死的人中,可有三个好爸爸。”

    他最不爱听得就是坏人卖惨。

    什么可恨人必有可怜之处,这话本就有误区。

    “被害死的一家八口里,哪个不比你爸爸无辜,这话说得,好像全天下就你爸爸才是人似的。”

    秦沉下逐客令。

    “他要是长了脓疮,你就带他去医院,他要是撞邪,你就去庙里找菩萨拜拜。但是现在,麻烦您松开手,离开这里。”

    芝麻饼被掐在秦沉怀里,姿势不太舒服,两人交谈时它仰着脑袋来回看,不是很懂他们在说什么。

    宝石般的眼珠滴溜溜一转,芝麻饼拿后腿踹了下秦沉的小腹,趁着铲屎官手劲儿一松,它几个大跳从楼梯下去,窜到了周易脚边,拿脑袋蹭靴子。

    “喵~”它抬头讨好地跟周易叫。

    跪在周易脚前的女人看着芝麻饼,停下了哭泣:“无论如何,两位都不会救我父亲了对吗?”

    “不会。”秦沉说。

    “好吧,我明白了。”她的声音突然变轻松了许多。

    瞧着女人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秦沉心里刚觉得不妙,就见涂着蔻丹色的十指突然伸出猛地掐起芝麻饼就往门外跑。

    猝不及防被拎起的芝麻饼:“喵?”

    “操,放下它!”秦沉见状急得在周易面前爆了粗口,可他来不及管形象,十几阶楼梯他两步跳下,也不管脚跟的酸麻就朝门外跑。

    周易比他近,反映也更迅速,早就冲了出去。

    可秦沉出门后并没见周易身影,他的一只脚刚踏出家门,脚下突然升起一圈风,带着沙尘,猛地看去像是踩进了风暴漩涡中心。

    “周易!”他只来得及喊了这么一声,霎时间,周围的景色便变了个模样。

    那漩涡从秦沉脚下变大,不过三秒左右,就高至走廊顶部。

    秦沉瞬间被风暴包围,飓风卷着不知哪儿来的黄沙围成了个圆形,将他困在原地。

    风太大,他睁不开眼,只能用手挡着,勉强眯着眼打量。

    “是凶宅屋主吗?”秦沉心里不确定地猜测,“我和师父已经知道这里面的详情,刚才金鑫鑫的女儿来求情,我们已经拒绝过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