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2.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林阿宝及冠礼的盛大及繁华, 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让百姓津津乐道足有一年有余,更别说之后大画师顾恺之与林阿宝出师礼的隆重了。出师礼中让各大佬鉴赏的近百幅画作中,有山水画、人物画、虫鸟画、花草画, 皆是近几年来林阿宝私下所作,可谓高产,但让人恐怖的是,如此高产的画作却件件皆是精品,各种风格、各种流派, 皆被林阿宝信手挥洒自如于画纸上承现在众人眼前。

    按理,一个画师总会有擅长的风格以及不擅长的风格,也有画师终身只画山水画,对人物画及其它分类视为短板,亦有画师为得意之作十年磨一画, 出产极其稀少,但林阿宝不是。山水画的巍然屹立、人物画的传神细腻、虫鸟画的鲜活逗趣、花草画的繁茂枯荣,在他笔下挥洒自如、松驰有度, 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全才。此等天赋万中无一,纵观历史也不过曲指可数, 深知林阿宝天赋可贵的顾恺之才会在两年前, 冒着得罪谢安的危险为宝贝徒弟博一个机会。

    好在谢安也不是那等为一已之私扼杀林阿宝天赋之人,在盛大而繁华的及冠礼上为其扬了名。及冠礼之前都要羡慕林阿宝与盛名天下的君子谢安结契, 在及冠礼之后又要羡慕谢安了, 注定名流千古被尊宗师画者的林司梵怎就被他收揽了呢?

    其实更想哭的是建康一众女郎们, 一个风头无俩权倾朝野,一个名流千古惊采绝艳,怎么两人就偏偏配对了呢?这要优秀的她们如何活?!

    一时间建康女郎们为这两个内部消化的郎君们默然伤神,大晋边境却是局势突然紧张,胡人骑兵屡屡试探过江,在被守军全力击退后如同被激怒的饿狼般大军压镜!

    消息传回建康,朝堂一众百官包括穆帝自己都不算很惊讶,因为谁都知道之前双方临江暂时修战,不过是想修休生息端看谁恢复的快,如今大晋有强国之势胡人自然急了,想在邻国强盛之前把之扼杀掉。可惜,有林阿宝这位异端在,原本残酷的历史注定不会再重演。

    胡人强盛,数十万骑兵渡江之势如同饿狼扑羊,见大晋兵马龟缩城内不敢迎战,正扬扬得意,却不想早已进入陷阱区域,最为简易的地雷因为技艺还达不到自动触发,只能事先用竹筒埋好引线再以人力点火。随城墙上鼓点一变,早埋伏在城下的人纷纷点燃引信,只闻唆唆声迅速远去,随第一声地雷爆炸声响,之后连片爆炸的声音把胡人大片大片的骑兵包围在内,顿时血肉横飞、人仰马翻,晚一千多年才出现的武器在东晋露出它极致血腥的一面。

    面对血肉横飞人力无法抗横的战场,不人道吗?肯定是不人道的;残暴吗?肯定是残暴的,但对敌人对把汉人当作奴隶与同牛羊相论的胡人来说,与之论人道不是笑话吗?残暴如何,对万恶不赦的侵略者就是要如此残暴,再则,残暴对象也是前来侵略的胡人骑兵而非平民,要知道胡人又是如何对待汉人百姓的?所以,对侵略者必须以杀止杀杀到他们胆战心惊再不敢来犯,若论‘宽恕’‘仁义’,把胡人按在地上摩擦两百年解恨再说不迟。

    地雷与胡人骑兵一照面就杀的胡人丢盔弃甲、落荒而逃,之前扑来之势有多凶狠,退兵之势就有多狼狈,狼狈的斥候没有传回消息都顾不得听,然后不出意外被早就埋伏好的三十多架火炮轰的神魂俱消。

    考虑到东晋的技术问题,林阿宝带来的武器图纸都是着重顾及到工艺的,太复杂的、杀伤力更甚的,有了也没办法做出来,所以他带来的武器图样虽然超前,但如果聚集东晋大批能工巧匠也关非没有可能。

    三年。这是第一批投入使用的跨时代武器,结果显著,效果惊人,只一战就把胡人骑兵吓的溃退出长江,大晋兵马强势咬在其后,与长江那边受胡人欺压十几年的汉人里应外合,全力把战线推前数十里,城池连连夺回七八座,乡镇更是数不胜数!可此战原本让人高兴的战果却在前线把那些夺回城池及乡镇的状况送回朝堂时,简直字字血泪,句句痛心疾首,白骨遍地、十里荒无人烟,好些曾经富饶的乡镇早已消失在人高的荒草之中,从侥幸存活的汉人嘴中听闻胡人之恶,简直惨绝人寰令人发指!

    这还只是沦落不过十来载的长江对岸,那些被夺百年的城池呢?可还有汉人遗骨?可还有汉人遗珠?

    想到这里所有朝堂官员无不眼眶通红,在国仇家恨面前所谓的个人私利无不引以为耻,不管是司马宗氏、还是众世家,并弃前嫌统一战线全力为国战而发力!也在同时,收复的汉人惨状及胡人令人发指的恶行,以报纸的行式一夜之间遍布所有大晋国土!上至王孙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但凡识字人手一份,不识字之人也有官差于各地宣读,此举法子虽笨却最为有效,同胞们字字血泪的诉状让享受安逸的国人们无不恨的咬牙切齿!

    一份报纸调动了国人的恨意,随后谢安一遍‘救国策’调动了国人同仇敌忾的积极性,顿时投军者如过江之鳞,有粮的捐粮,有钱的捐钱,把国人的力量拧成一股绳!如果说谢安登高一呼影响了所有成年人,那随后林阿宝所作漫画版本就影响了所有十三岁以下的稚子们,男孩们以杀胡人报国恨为荣,女孩以嫁国之英雄为荣,连三岁小儿都知北方有贼子,无不叫嚣着长大后就要投军杀尽北方恶贼,做那保家卫国、护亲朋好友的大英雄!

    不出意外,夫夫俩一个影响了这一代,一个影响了下一代,不说长远单这二十年内,胡人这个领居怕是要开始还债了。而两百年的国债,岂是区区二十年就能还清的?这二十年还的,不过区区利息罢了。

    当然,此是后话。随国人力量拧成一股绳,大晋的战线不断推前,在年末之前竞是奇迹般的夺回了曾经的国都,洛阳!战报传回来那天下着连绵大雨,就像老天也在为此而哭泣,为大晋国都沦陷的耻辱而呐喊!

    多少年呀,国都沦陷的耻辱,被迫离乡的哀愁,日日夜夜啃食着他们的心,洛阳,它不仅仅是一座城,它是大晋的根!是无数人的乡土!更是无数人为之魂牵梦萦的国之心脏!消息传回,朝堂之上顿时响起一片哭嚎,虽是大喜之事但从中过程却是痛彻心菲,好几个上了年纪的元老大臣甚至哭晕了过去。晓是谢安亦是真情流露、眼眶通红,告罪之后快马加鞭回到谢府,彼时林阿宝正画好新的漫画草稿,正待抱来与谢安瞧却不想才一照面便被打横抱起,措手不及的林阿宝惊呼出声,草稿图纸散落一地,满目愕然。

    “三爷?”

    谢安紧抿着唇快步跨回卧房,正领着小丫环们打扫房间的菊华瞧了,忙打出手势让一众退出房去,自己则回身带上房门。

    林阿宝吓的不行,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屁股挨到床塌正待问,却不想那厢人已经伏身罩下把他所有疑问皆数逼了回去,狂风暴雨般的掠夺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只能随化身成凶兽的男人随波逐流,被占有、被顶/撞、被一次次抛上颠峰而无路可退......

    因有事打发来问的阮夫人得了消息也是被闹的颇为尴尬,眼见谢奕进屋不免数落道:“老爷寻空还是与三弟说道说道,总是如此索求阿宝身子如何...”

    谢奕却是听也未听,跨地屋内紧紧扣住阮夫人手,顾不得去考虑力气,截断阮夫人话语含激动。“洛阳,收复了。”

    “!!!”被截断其话又被捏疼手的阮夫人瞪大眼睛,见谢奕不似说笑,顿时眼眶也满是酸楚,鼻间一酸泪珠便滚落下来,用力回握谢奕手,哽咽点头:“好,好,收回来就好!收回来就好!”

    这样的情景,在这天内在无数大晋百姓家中上演,当即开祠堂祭拜先祖者无数,言道祖宗保佑、老天保佑,但最该被言谢的人是谁?是林阿宝。谢安想与之分享,想代百万汉人同胞感谢,但都不能宣之于口,所以身体力行的,用最原始的交融去诉说这份感动以及无上感谢。

    谢谢你横跨时代来到这里,谢谢你来到我身边,谢谢你愿意伸出援手救这乱世于水火还天下太平,谢安几近失控的把林阿宝拆之入腹,好在林阿宝天赋异禀体质异于寻常,否则谁经得过如此过火的需求?

    主院房门足从上午关到下午,近申时房内才传来要水的声音。菊华打开门,冲重重帷幕后曲膝行了礼,领着小丫环们从小门到沐浴间给添上热水,待主子们移去内室洗浴,菊华亲自掀开重重帷幕,床塌历来有她亲自整理,其余人收拾衣服的收拾衣服,开窗的开窗、捧着精巧香炉薰香的薰香、泡茶的泡茶、待屋子整理妥当,谢安那厢抱了软绵无力的林阿宝从内室出来,放到软榻顺手拿软枕给其靠了。

    菊华瞧了,招手分出两个丫环去整理浴房,又让人去服侍谢安更衣,自已却是拿干帕子给林阿宝绞头发。

    林阿宝困顿的不行,强撑着没合眼问:“之前的漫画草稿呢?没丢吧?拿来给三爷看看。”

    菊华一边轻巧给其绞头地,一边暖声回:“小郎君放心,一张没丢,婢子收着呢。不过顾先生先前派人来催了,问何时能送过去。”

    “不急,老师这时也肯定知道洛阳收复一事了,起先定的故事估计要改。”

    漫画流程是大家商议过后拟好故事,由林阿宝画稿,顾恺之一等再根据林阿宝的画稿制定印刷事项等,往常上午就该把画稿送过去才是,但不想谢安突然回来把人抱回房内不可描述了好几个时辰,耽误了定稿时间,不过现在洛阳收复如此普天同庆的大喜事,起先的故事估计也是会在改的,反到不急于这一时了。

    头发绞干的差不多,谢安刚好换好衣服,未戴冠,头发用玉钗在脑后松松挽了,掀了帘子走来把林阿宝拢到身边,手指穿过其如瀑墨发,指尖丝绸般的触感让谢安颇有爱不释手之感。

    林阿宝抬眼,眸光清透莹润,用软软的语气狐疑开口:“三爷?”

    谢安指尖一动,自发尖抚上其腰借力把人拢到身边,透过薄薄一层外衣手下肌肤温热而柔软,不过盏茶功夫前,他还曾毫无阻碍的爱/抚过,指尖清晰的记着那时的湿润,更久之前他还曾...谢安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