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9.吴艺莲之死(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都能歪到认为是映安的错。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你一个人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

    吴艺莲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女儿,意识到她可能要失去什么了,只是她仍旧在说,“你以为你逃的远远的就可以了吗?你还是要来照顾我的!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抵抗住外界的压力?我现在这么可怜,谁都会可怜我,你不来照顾我,你就是恶人!”

    杜若之当着吴艺莲的面,拿起地面上的玻璃渣,往自己的腿上狠狠划上了一道,一股血顿时喷了出来,她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抱歉,我也是伤员了呢,谁也无法指责我不来照顾你了。”

    说完,杜若之打通了丈夫的电话,医护人员涌了进来,把杜若之送走了。

    吴艺莲被杜若之大胆的举动彻底吓傻了,地板上还留着一滩血,空气中仿佛也漂浮着令人作呕的,腥甜的血腥味。

    卫安迟带着裘晓庄和裘璐一路陪着推床上的杜若之,卫安迟嘴里一直念叨着,“为什么要这么傻,你真的想要通过这个办法制止她,你可以跟我商量啊,我们提前弄点假的伤口,假的刀,不就可以糊弄过去了吗?”

    杜若之的血已经止住了,虚弱地笑道,“老公,真的很抱歉,让你担心了。对不起,我我刚才确实冲动松了……对不起。”

    “好了好了,不要道歉了,你做的很好,不要一直道歉,我不会怪你的。”卫安迟哪里看得下妻子这样低声下气的道歉,立即反过来安慰妻子。

    杜若之立即弯起眉眼,露出一个释然的笑,“这样她就不可能再威胁到我了。我们今晚就回去,我们回家那边的医院治伤,只是外伤,没有关系的。”

    她已经不想再留在这里了,波不急待想离开。

    **

    吴艺莲一个人在病房里沉默了很久,直到她尿意上来,她下意识语气恶狠狠地喊了一声,“我尿急了!快给我端尿盆过来!”

    喊完这话之后,她的目光才突然转移到地板上,地板上的血迹已经清理过,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她总觉得没有洗干净。

    似乎只要认真看一会,就能看出这里曾经遗留过一摊血,提醒着她,杜若之已经离开的事实。

    这是一个单人病房,是她最开始要求的,护士只会在她需要拔针的时候才会过来。

    就算她按铃,护士也不会过来的,这还是因为吴艺莲最开始总是因为一点屁事就按铃把护士叫过来,跟狼来了一个原理,久而久之护士们也都知道这个病人按铃根本就没屁事,也就不搭理了。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护士们知道病人家属在病房里陪护的话,有什么紧急情况,病人的家属也会找医生的。

    尿意越来越急,吴艺莲一开始还能憋住,但是越到最后就越是觉得煎熬,度秒如年。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吴艺莲一直都在心里不停的怒骂杜若之,骂完杜若之想骂甘映安,但是想到今天收到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她又不敢骂了,于是只是鼓起了火力疯狂在脑子里喷杜若之。

    她还不敢发出声音,因为发出声音的话,只会加剧尿意。

    吴艺莲以为自己能憋住就可以了,却没想到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她突然觉得鼻子里痒痒的。

    这种熟悉的感觉……难道……不是吧!?

    “啊——阿嚏——”

    打了一个畅快淋漓的喷嚏,吴艺莲还没有来得及体会一把这样的舒畅感,突然觉得屁股底下湿湿的,液体好像是温的,一股尿骚味飘来……

    吴艺莲崩溃地尖声大叫:“啊啊啊啊!!!!!”

    这震破天际的尖叫声引起了护士们的注意,刚好路过的护士们立即推门进来,紧张地询问,“您怎么样了?发生了什么?”

    才说完,护士嗅到了什么气味,脸色稍变。

    另一个护士站在门外,好奇地问自己的同伴,“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好不容易等来了护士,吴艺莲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只是她的态度可说不上多好,一上来就对护士们怒斥,“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来给我把床单换了!帮我换衣服啊啊啊!都怪你们来的太迟!如果你们早点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吴艺莲这糟糕的态度让两个护士十分不满。

    一个看起来比较稚嫩的护士凑在开门那个护士的耳边,“花姐,要不咱就当作没看见吧?这个人什么态度啊。”

    开门的护士看起来较为成熟,可能工作经验比较丰富,无奈地摇摇头,“更难缠的病人都遇到过,这个还马虎吧。”

    “可是这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吧?这个病人的家属没有找医院里的护理吗?”年纪小的护士不满地嘟喃,平时工作就已经够忙了,还要做不属于她们工作范围的事情,不做就被病人骂全家,这份工作怎么这么累哦!

    吴艺莲也看不下这两个护士在门外嘀嘀咕咕的,身/下这种湿濡令人讨厌的触感让她迫不得已努力把屁股抬起,只是她的伤又不允许她抬起腰,不管她如何努力,她还是像一条咸鱼那样摊在原地。

    “你们两个还在嘀咕什么!照顾我们这样的病人就应该是你们的职责所在!还不快点过来!如果我的伤口感染了什么我唯你们是问!我的儿女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年纪大的那个护士叹气一声,让年纪小的护士先离开,“你先去看看别的病房吧,我等会追上去。”

    “啊?你真的要帮这个臭老太婆?要我说,如果态度好点,我还会帮,但是也不看看她这什么态度啊,花姐你的态度也太好了。”年纪小的护士非常不解。

    被称为花姐的护士非常尽职尽责地帮吴艺莲换了床单,但是换裤子擦屁股什么的之类的事情,花姐就爱莫能助了。

    人都是有脾气的好吗?哪怕这是在她的工作岗位上,她也不想被人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还做到最好的一步。

    吴艺莲却非常不满,“你怎么还不帮我换一条裤子!我儿子知道后一定会投诉你的!你会失去这份工作!”

    花姐叹气一声,“老阿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的情况好吗?儿子是个杀人犯,女儿被你逼的自捅一刀,我帮你只是情分。而且你也别以为我非要靠着这份工作吃饭,ok?我辞了职依旧过的潇潇洒洒,你就去投诉我啊,让我丢了这份工作啊。您可真是棒棒哦。”

    说这些话本来就已经够气人了,花姐还要比划了一个鬼脸,差点把吴艺莲气的吐血。

    不管吴艺莲如何在身后喊叫,护士还是毫不犹豫地离开了病房。

    吴艺莲气的不停捶床,裤子还是潮潮的,带着浓浓的某种气味,她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

    只是不管她觉得有多恶心,都不会有人在这里专门守着她,为她服务了。

    而且憋尿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会有吴艺莲根本就没有提前预料到的无法翻身,憋翔之类都问题。

    吴艺莲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绝望,就好像她死在了这个病房里,也不会有人发现。

    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于是当她睡着后,她真的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出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在地面上爬过来,留下了一道恐怖的血痕,最恐怖的是这个女人抬起头来,那张脸布满血迹,但是依稀可以分辨出这个人就是甘映安。

    浑身是血的人像念咒一般,幽怨的语调不停的重复着:[吴艺莲,我要你儿子偿命……我要你偿命……]

    她话音才落下,手边就多了一具尸体,竟然是被拧断了脖子的杜川。

    “啊啊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猛地睁开眼睛的吴艺莲嘴里惊叫着。

    过了好几分钟,她才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梦。

    但是这个梦太过真实,让她在这个黑暗的病房里总觉得甘映安的鬼魂就蛰伏在某处,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突然扑上来把她撕咬成碎片。

    “扑通”一声从窗外传来,可能只是外面的野猫跑过,但是这个声音却把吴艺莲的胆汁都吓出来了。

    她忘记了今天才动了一次手术,也忘记了她的双腿不能动,更忘记了现在是没有人为她守夜的,不管她发生什么,都只有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能被发现——

    在外面响起声音的那一刻,吴艺莲不怕死一般大叫一声“甘映安你给我滚出来!”,猛地从床上扑过去,才探出了半个身体,就垂直重重地磕在床边的地板上。

    啊!!!!

    吴艺莲叫不出声,没有当场疼晕,还必须要忍受这样的疼,最可怕的是,她刚才想用手撑住上半身,但是角度没有调整好,结果手臂上传来‘咔嗒’一声,她的手脱臼了,双重疼痛。

    也就是说,她此时动弹不得,而且这个状态还要保持到天亮。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