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三万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楚凡就被吵醒了。

    草草洗漱完毕,楚凡来到了喧嚷的院子里,只见正房里坐满了人,全是楚氏宗族的。屋里挤不下,有几个辈分低点儿的就只得搬了小凳坐到了院子里。

    领头的是楚凡的大伯楚宏,一个年近五旬的胖子,圆滚滚的蒜头鼻下,一部浓黑的胡须,下巴却是刮得光溜溜的,硕大的肚子连青绸长衫都遮盖不住,标准的乡下土财主——他不仅是楚凡的大伯,也是楚家族长。

    坐他下首的楚氏旁支的几个叔祖,以及是楚凡的三叔楚宁和五叔楚宣——楚安拢共五兄弟,除了投军的老四楚宽外,剩下三个都在这儿了。

    主座上张氏作陪,正和楚宏聊着这次变故,说到伤情处,不免泪如雨下,楚家众人也是跟着唏嘘不已。

    楚凡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他的记忆中,自家老爹当初分家单过时,和楚宏楚宣很是闹过一些别扭,他的四叔楚宽正是看不惯楚宏所为,这才愤而投军,如今远在宣大镇;楚安行商挣了钱,老大老五这两家眼都绿了,平日里没少酸言醋语,搞得嫡亲兄弟间甚少走动,倒是三叔楚宁血浓于水,日常关系甚是亲密。

    昨日水师蜂拥而至时,楚宏为首的族人连影子都看不到,今天看到二房落魄了,这些人方才露面,不问可知大部分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来的。

    楚凡心中有气,自然就不愿多和他们啰嗦,进屋草草应酬了一番后,便退了出来,准备回自己屋里。

    “老十一,咋回事儿?……昨日俺在府城,回来才听说你们宅子让官家给封了,到底犯了什么事儿?”他刚坐下,三叔家的楚蒙就凑到他身边,低声问道——楚凡在他这一辈儿里排十一,所以楚蒙叫他老十一。

    这楚蒙乃是三叔最小的儿子,幼时同楚凡最是亲近,捏泥掏鸟蛋没少一起淘。后来大了,楚蒙因为太淘被赶出了私塾,再加上分家、楚凡进学,二人这才淡了些。

    楚蒙虽比楚凡小一岁,可身量却高出楚凡一头,今日一身短打扮,上身白绸短袄,下身却是条黑色布裤,脚上又是双云履,越发显得不伦不类,吊儿郎当。

    别看楚蒙才十六岁,在登州府东面这地界儿上,却是赫赫有名——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他实在太能打了!

    楚蒙身边,净是各色三教九流之人,但凡乡里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楚蒙准保是那第一个冲出去的人,不仅为楚家出头,外村外姓的人,只要他看不过去,就要插上一脚管一管。

    此刻听他这么问,楚凡心中涌上一股暖流——板荡识英雄,这时候才能看出谁是真心对自己的,想了想说道,“被暂扣了……呃,是个误会,过些日子就能要回来。”

    “要回来?”楚蒙精着呢,冷笑一身道,“十一哥,俺知道你是读书人,实诚。这宅子进了官家的手里,你还想要回来?……宅子是你们二房的,可也是俺们楚家的!俺们老楚家啥时候吃过这亏?……你就说吧,谁干得?是王廷试吗?”

    楚凡心想现在自家还在王廷试手里捏着,可不敢让这热心肠的弟弟去惹事儿,眼珠一转,他想到了一个人,于是凑到楚蒙耳边轻声道,“是孙振武那王八蛋。”

    楚蒙想了想,“哧”的一声笑了,“是他呀!好办!他那宝贝儿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可不是什么好货色!……十一哥你就坐等好消息吧!”

    说完他也不进屋告辞,就这么晃着肩膀大摇大摆径直去了。

    楚凡看着他消失在门外的背影,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